主页 > 电子商务 >

王岐山威胁退休常委政治安危 两张竟提议赦贪官-墙外楼

  【新唐人2013年9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汪成骞综合报导)中共十八大之后至今,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习近平为首的新领导模式下,发动了反腐运动。最为典型的就是中石油高管的落马和外界不断传出周永康被清算的消息。港媒报导,7月他在七常委内部再提反腐运动,这不仅涉及在位常委的仕途,也涉及已退休常委的安危。

  王岐山反腐式运动涉及在位常委叫板江泽民

  王岐山自上任后,是最早烧起来的反腐小火,为了配合习近平的八项规定,严厉打击公款吃喝。王岐山做的另一件事,就是改组中央巡视组。

  香港《动向》9月号消息指,8月中旬,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纪委召开会议决定列出反腐败工作攻坚重点任务。凤凰彩票官网目标有:中石油、中石化;中央部门驻境外、外国企业公司包括华润集团、光大集团等;四大商业银行;电讯系统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讯等;航空业包括中国国航、中国南方航空等。

  此番,王岐山瞄上的江泽民家在移动通讯方面的〝根据地〞中国移动。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其子江绵恒在短短几年时间就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如上海资讯网路、上海有线网路、中国网通等。

  王岐山在查中国移动三大案,分别是2011年的马力与叶兵案,以及2012年的鲁向东案。鲁向东案发前任中国移动执行董事兼副总 经理,叶兵则是中国移动下设全资公司卓望的首席执行官,马力是中国移动数据部的副总。据称,在查这三个案件的时候,王岐山遭到来自江泽民的阻力。

  江家的干预迫使王岐山再度抓人,又先后下手〝双规〞广州移动总经理李泽欣(4月)、广东移动总经理孙炼(7月),而后是中国移动广东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徐龙(8月)。

  《动向》7月号文章曾报导,王岐山再提〝运动式〞反腐,是在七常委内部表态自己不怕运动牵连,认为自己过去从政经历中无把柄在他人之手。而人望颇低的江派背景常委张德江、张高丽因地方任职被一些突发个案所牵涉,已退休常委的政治安危也成了大问题。

  港媒也曾经报导,张高丽和张德江两次在政治局提出赦免贪官和腐败的相关提议。

  另一位退休常委

  而中共高层在十八大后,博弈不断升级。博弈的结果初见端倪,以周永康为首的石油帮,和他的心腹们相继被带走,尤其中石油的最高曾领导人蒋洁敏被查处。

  港媒报导,对中石油窝案的彻查,实际上不仅目标直指已退位的前中共常委周永康,实际上是直指江派核心人物的曾庆红,因为他们都是〝石油帮〞代表人物,中石油、中石化这两家垄断性质的企业一直掌控在曾庆红、周永康这条线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新唐人2013年09月30日讯】就在近期外资大举撤离、中国经济陷入危机的背景下,上海自贸区在中共总理李克强高调推动下,星期天正式挂牌运作。外界普遍认为,中共体制下上海自贸区根本无法和香港竞争,而且实际效果成疑,最终都是服务中共权贵集团。

  上海自贸区正式挂牌成立,当局公布了首批25家进驻企业与11家金融机构名单,不过核心细节欠奉,而且外资银行目前只有美国花旗和新加坡星展进驻。

  北京前中新社记者高瑜表示,不看好未来前景,表面上上海自贸区是推进改革、私有化,但实际获利都是权贵资本。

  北京前中新社记者高瑜:〝现在外国大银行现在有一些都转移了,谁有钱进入中国来瓜分国有银行的那个地盘啊,现在也有一些民营企业也不成功,全是权贵资本掌握着。〞

  也有分析认为,中共体制不改变,所谓改革都是空谈。

  前河北电台编辑朱欣欣:〝只要它核心的这个政治体制不变的话,这些都是换汤不换药,只是从经济层面的改革,它是不全面的,而且它不可能深入下去,不可能健康的发展。〞

  对于媒体热炒上海自贸区将成为香港的竞争对手,有专家指,独立司法和资讯自由,是上海自贸区的两大致命缺陷。上海具有香港无法超越的优势地缘位置,但始终无法取代香港成为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

  新唐人记者梁珍在香港报导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9月28日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李嘉诚旗下电能昨日宣布,将分拆上市主要为香港供电的港灯,套现305亿元“走人”。10天前,还说“爱香港”的香港首富李嘉诚,在最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相继抛售百佳超市、上海陆家嘴物业410亿港元的中港资产。李嘉诚的再度套现港灯的消息显然引起不少引资者的恐慌,有港媒称李嘉城做空中国。李的新闻发言人也意识到了事件的敏感性,不待媒体问及便讲分拆纯粹是一项商业决定,不应视之为撤出香港投资。

  大陆的企业家们嗅出了什么味道?

  从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在微博表示,“精明的李嘉诚先生在卖北京(备注:应为广州)、上海的物业,这是一个信号,小心了!”到“中国首富”娃哈哈集团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数日前被媒体问及难道要把企业整个搬到国外去吗?宗馥莉的回答“真是有可能,你知道李嘉诚都已经搬出去了,为什么我以后不可能搬出去呢?”显然,不少人最近在此二人的“提醒”下,惊觉华人首富李嘉诚正在不断抛售内地香港两地的资产,一时间备感身处经济危机前夜。

  更何况港灯在香港从事发电、输电、配电及供电业务,是一块优良的资产。李嘉诚如此放弃香港的优良资产套现,不由得想起他曾说过的一段“商业圣经”:一个新产业,当5%的人知道时你赶快做,做早了就是先机;当50%的人知道时,你做个消费者就行了;当超过50%的人都知道时,你连看都不要看了。这是亚洲首富的经验之谈。素有“超人”之称的他,数十年商海遨游鲜有败绩,显然,李嘉诚意识到房产的风险正步步逼近,提前抛售套现,占尽先机风流。

  事实上一个月以前就有分析师评价李嘉诚此番举动,“李嘉诚以商人的独到眼光,对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显然有自己的判断,嗅出了未来经济与政治的变化,密集减持的动作或许还会继续发生。”李嘉诚的再度套现此番又被言中。一方面以李家为代表的富豪阶层与社会大众的矛盾其实在酝酿和集聚。而中国内地十年来的社会矛盾也层出不穷,其风险也不亚于香港,正是这个原因,李嘉诚必须为子孙后代打算。再加上内地的首付宗庆后遇袭,虽然这是偶然事件,但是这一定会给更多富豪提一个醒。

  撤资与“爱国”之间如何平衡?

  对于李嘉诚的几次大规模套现,阴谋论者称李嘉诚用脚投票,同样也是对内地楼市泡沫的提前离场。媒体的解读也几乎形成了套路:香港卖楼=为了撤资,内地拿地=香港撤资;海外投资=中港撤资……而9月17日李嘉诚公开出来回应,表示“不会从内地撤资,我爱香港、爱国家,长实及和黄绝对不会迁册”。李嘉诚虽然经常将“爱香港”挂在嘴边,但旗下商业中港两地资产却越卖越少,这是不争的事实。

  仔细分析李嘉诚的发言,更有许多耐人寻味之处。他把“爱香港、爱国家”作为前提条件,貌似在做“政治表态”。而那句为自己套现辩解的:“当然股东的利益,我也要负起绝对的责任。”也正好透露了他撤资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坚定信心。李嘉诚说是为了股东的利益,这股东不仅有他自己,而且他是最大的股东之一。可以看出,此番撤资的核心还是在于对香港和中国经济不看好,否则,李嘉诚不会做出这种让市场人心惶惶的决定。商业投资的实质仍然在逐利,缺乏友善的商业环境,李嘉诚表再多“爱港”忠心也无法改变投资重心改变的事实。

  在内地,有些媒体认为,李嘉诚出售百佳反映香港“营商环境变差”、“社会多争拗”,例如码头工人罢工,香港市民捐款支持,令他意兴阑珊。在香港,评论则多集中于探讨李氏王朝与现届政府的不咬弦,“被逼走”一说不胫而走。对此,有政界人士称,分拆港灯无疑会被外界视为李家进一步撤出香港的取态,此消息会对梁振英、特区政府有非常大的震动。显然,作为商界领袖的李嘉诚此番动作,除了经济利益之外,更有深层次的考量——政商关系。李嘉诚作为顶端商人,一贯政治经济嗅觉灵敏,他是否已经预料到未来的政治动向和经济前途了?

  李嘉诚担心的是哪些风险?

  2007年的金融危机使李嘉诚的财富缩水了1000亿,1996年,大盗张子强曾绑架了李嘉诚长子李泽钜,并持枪闯入李嘉诚住所,取得十亿元赎金后逃去。这些事件并没有影响李嘉诚对香港的信心,甚至在一年前的2012年,李嘉诚还做出这样的表白:“我1940年到香港,对这片土地有特别的感情,自己身为中国人,永远都是中国人。我绝对不会从香港撤资,我说话很少那么坚定。”然而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里,李嘉诚却出现了差不多180度的转弯。

  李嘉诚是个精明的商人,得以在香港最动荡的年代起家,靠的本领便是准确判断形势,然后低买高卖。李嘉诚撤资或许与中国经济下滑,房地产泡沫将崩盘有关。有金融业人士对此评论:“想当年巴菲特抛售中石化股票,大家都不明白,后来石油大跌,才明白,不得不佩服老巴。如今李嘉诚抛售大陆资产,如果不明白,到时候就明白了,大佬都是先知先觉。”不少人的直觉判断就是,中国的房价太高了,泡沫太大了,上海的房地产已经不具备投资价值,纷纷猜忌是内地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开始转向不好的预示。

  大陆资产价格行情的泡沫化程度,全球所有资本玩家都清楚得很。大陆资产泡沫之所以迟迟不破,多亏地方政府、各大银行和各路房爷房奶房子房孙们的支撑,问题是,还能撑多久呢?李嘉诚作为世界上管理着最大的投资组合的基金经理,必定有更强的洞察力和敏锐直觉。一方面他需要考量经济下行的基本面风险,另一方面他一定不会忽视政治环境的因素。但作为普通人,大佬都走了,小业主们应该怎么想呢?

  撰文/风清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国发布了详细的上海自由贸易区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令这一经济试验的运行模式更加清晰,但是也令原本期望更大自由度的人们感到失望。

  中国推出的这一试点项目覆盖了上海郊区29平方公里地域,目的是对过去一直封锁外资竞争的各经济领域、尤其是服务业进行对外开放试验。

  但是这份在周一(自贸区刚刚于前一天举行了挂牌仪式)上午发布的清单,较许多自贸区支持者原本预期的要更长、更严厉。这份清单长达十页,从金融到房地产再到娱乐和媒体的一系列行业都对外商投资作出了限制。

  该清单有效期仅截止于2013年底,而且官员们称2014年还将作出调整,这就意味着很难对政府的自贸区长期计划作出总结。

  上海自贸区首次为全外资银行提供了在中国设立分支行的机会,花旗集团(Citigroup)和星展银行(Development Bank of Singapore)率先获得批准。预计它们在设定利率和外汇交易方面将拥有比中国其他地方的银行更大的自由度,但具体细节仍未宣布。

  不过清单显示,对银行、金融企业和信托公司的投资将受到限制,但未作出进一步的说明——表明自贸区并不会让外资企业以有意义的方式参与中国封闭金融体系。

  外方对保险公司的参股比例不得超过50%,证券公司的外方参股比例不得超过49%。在符合规定的情况下,外商可以投资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不过中国的这类公司规模通常都很小。外商允许投资融资租赁公司,但受制于总资产不得低于500万美元等前提条件。

  对宾馆、写字楼、国际会展中心等高档物业的投资也将受到限制。对电信、广播电视传播服务的投资亦然,而传媒和出版、网络游戏服务或者新闻网站则完全禁止外商投资。对影院建设、电影和电视节目制作的投资也归为“受限”行列。

  允许投资医疗机构,但投资总额不得低于人民币2,000万元(合330万美元)。公共事业投资也将受到限制,电网建设、经营的投资范围有限,而且核电站也必须由中方控股。

  在油气、汽车零部件和飞机维修等行业也仅允许合资经营。铁路建设和经营必须合资,大部分铁路服务必须由中方控股。

  禁止投资高尔夫球场、网吧、博彩和色情业。限制投资主题公园。

  清单还禁止外商投资文物拍卖,这给希望进驻中国市场的拍卖行带来了打击。

  当局承诺使用“负面清单”(禁止外商投资少数特定领域)的方式,引发了外界对于上海自贸区大规模开放的预期。但是这张清单的长度彰显出官方不那么激进的态度,至少在今年年内是如此。

  还有武器、 弹药和传统中国茶加工工艺等其他一系列行业也禁止外资进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香港——这是一座粗陋的住宅大楼,大楼一层那条昏暗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狭窄的门,打开那扇门,你就看到了香港经济的阴暗一面。

  22个人住在旺角附近这间450平方英尺(约合41.8平方米)的公寓中,每个人的隔间勉强能放下一张单人床。两条狭窄的通道旁边排满了这样的隔间,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潮湿的厕所和浴室。

  XXhousing-slide-VY7W-popupXXhousing-slide-VY7W-popup

  郑田生在位于旺角附近的隔间公寓的房间里。22个人住在这个450平方英尺大的公寓里,每人每月的租金为1440港元——约合185美元。

  每个宛如橱柜的隔间都有一个滑动门,一台小电视机,一些架子和一个薄床垫。大多数人都在这里住了几个月,有些人住了几年。

  “幸亏这里有空调,要不然根本睡不着。”55岁的吴季雄( Ng Chi-hung,音译)说。“住在这样的环境中,你必须适应任何事情。”吴志雄是一名无业人员,住在下铺。

  睡在他上铺的是59岁的郑田生(Cheng Tin-sang,音译),上铺要通过一个短金属梯才能爬上去。由于心脏疾病,郑田生无法工作,整天都在大街上闲逛。

  “我总是坐在麦当劳(McDonald’s)之类的地方,”他说,“有空调的地方都行。”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香港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于意大利,稍低于英国和法国。然而,香港中文大学专门研究城市贫困与就业情况的副教授黄洪表示,对于像吴季雄等没有技能或技能不足的人来说,香港是一个艰苦的地方。

  香港经济在20世纪80年代经历了重大变革。当时,大部分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促使香港成名的制造业活动都移至中国内地。黄洪表示,取而代之的是银行业、保险业、物流及房地产业,这些服务行业目前雇佣了将近90%的劳动力,但无法为许多教育水平较低的工人提供工作机会。

  与此同时,香港的生活成本居于世界最高之列,对处于收入底层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且日益增加的负担。

  例如,吴季雄曾在建筑工地工作,还当过送货员。他的上一份工作是服务员,月薪为7000至8000港元(约合900至1000美元)。他在旺角租的那个15平方英尺铺位月租为1440港元。

  据政府指派评估居住状况的研究机构——政策二十一(Policy 21)——透露,在香港,至少有17万人居住在这样的地方。在香港,随处都能找到这样的住所,这些住所曾经由一家人居住,如今则被石膏板或笼子式的金属丝网隔成了多个房间。只要符合安全和卫生要求,这种分隔私有公寓的举动就属于合法行为。

  “很难知道香港有多少隔间公寓,”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工作人员施丽珊(Sze Lai Shan)说。“我们从与我们合作的人那里得知相关情况,他们会告知我们新近分隔的公寓或关闭的旧隔间公寓的情况。”该协会是倡导社会公平的非政府组织。

  多年来,香港一直都有这种小房子;近年来,由于房价飙升,越来越多的低收入者被迫撤离普通住房市场,这种房屋的数量随之增加。施丽珊的组织本月发布的报告显示,过去四年中,这种房子的租金上涨了近20%,如今的租价约占住户收入的三分之一。按每平方英尺的租金来计算,这种房子的租金至少比没有分隔的普通公寓的租金高三分之一,后者的均价为每月每平方英尺22.7港币,合2.93美元。

  “住在这里非常贵,所以我必须更加节俭,减少食物开支,”49岁的阮莲玉(Yuen Luen-yuk,音译)说。她八年前从中国南部沿海城市湛江搬到香港,靠照顾退休老人获取微薄收入。

  她的住所在观塘附近,也是公寓的一个隔间。隔间的天花板很低,成人根本无法站立。还有另外九人住在那里,他们共用一个灯光昏暗的厨房、一个简单的浴室和一条狭窄的走廊,降温设备只是一台嗡嗡作响的电扇。

  “我没想过去租更好的地方,”阮莲玉说,“因为这意味着你得把所有工资交给房东。”

  如今,去年成为香港行凤凰彩票平台政长官的梁振英的政府之所以非常不受欢迎,香港的住房条件就是其中一个原因。香港目前已有大量为低收入者准备的公益住房,但梁振英仍然承诺,每年要给香港增加2万套这样的住房。

  本月,一个负责监管住房政策的委员会就香港住房问题提出了大量建议,其中一条就是建立隔间执照体系,以便对安全和卫生进行更好的管理。

  然而,住房专家担心这些政策远远不能解决问题。政府承认,新的政府补贴住房——这些房子虽然面积不大,但却比郑田生和其他人居住的狭窄空间舒服许多——还需很多年才能建好。

  随着越来越多的低收入者被高房价挤出普通住房市场,公共住房的等候名单逐渐变长。根据政府数据,名单上的等候者已经从两年前的16.5万人上升到了目前的大约23万人。

  政府住房会优先考虑一家人或年老者,吴季雄、郑田生和阮莲玉之类单身者的等待似乎看不到尽头,他们搬出狭窄铺位的希望也越来越小。

  “如果年轻一些,我就会努力工作,争取攒下首付”买一套公寓,阮莲玉说。她说,实际情况是,“我对将来不抱太多期望,只是过一天算一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