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电子商务 >

《金融时报》围堵互联网金融非良策-墙外楼

  进入互联网金融时代,互联网企业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此起彼伏,双方在不断较量的过程中,总有“惊喜”带给广大消费者。

  作为对急速发展、形成包抄之势的互联网金融的回应,传统金融机构至今已经推出了几类新服务,无论是通过自主研发还是与互联网企业合作,都意在提升理财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

  第一类是,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以百度与嘉实基金共同推出的百度百发为代表,其认购额首日即轻松突破30亿元人民币;第二类是,基金公司自己提供产品和销售服务,如华夏基金“活期通”,通过手机APP也可以实现高收益的“随手存”、“随时取”、“随心用”;第三类是,传统金融机构相互合作,如近期兴业银行与兴业全球基金合作,将在互联网金融平台——“钱大掌柜”上推出余额理财工具“掌柜钱包”。

  第一重堵截来自传统金融机构

  事实上,传统金融机构已不满足于被动回应,而纷纷主动“突围”,甚至不惜付出大代价“堵截”互联网金融。

  以中国民生银行推出的“随心存”储蓄产品为例。“随心存”改变了传统储蓄产品的思路,放大用户存款利息,将随时支取部分的利息根据存储时间计息,剩余存款将继续根据存款期限按最大化结转利息。在操作便捷性上,民生银行开通了操作简易的专属网站、手机银行、微信银行,配合定位客户群体的消费习惯。

  对储户而言,“随心存”通过“定期+活期”的设置,实现了“存活期、拿定期的利息”。以一年期存款计算,基准利率3%,上浮10%后3.3%,相当于把0.385%的活期利息一下提高了近9倍。虽然这与“余额宝”类产品目前普遍5%左右收益率的水平相比仍有差距,但“随心存”本质仍是银行存款,相比于货币基金,不存在亏损、兑付风险的可能。

  在互联网金融“压迫”下,银行将活期存款的利息提至等同定期,这么做最直接的后果是银行负债端资金成本大幅上升,而资金净利润降低。业内人士估算,如果民生银行活期存款都转化成“随心存”,资金成本将提高2.915个百分点,该行每年在负债端至少多付出240.65亿资金成本;如果按照50%活期存款转化率,每年提高的资金成本也达到120.33亿。民生银行2013年前三季度为333.14亿,预计全年净利润在430亿左右。一旦“随心存”全面推广,民生银行的资金净利润将削减近三分之一。

  传统银行为了留住用户存款,与“宝宝”类产品竞争,只有把原本“躺着”就可以赚取的利润让渡一部分给存款用户,以期提高用户数量与黏性。但仔细分析,这显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奈之举。被动应对或试图堵截互联网金融,难以形成双赢局面,这也使得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面临较大的局限性。

  第二重堵截来自监管方

  由于互联网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创新目的和方式不同,各方对于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态度出现明显的分歧。

  对互联网金融产品持怀疑态度的人士认为,这类产品提高了货币市场的资金成本,甚至威胁到金融系统安全,应当严加监管。但在民众中更普遍的一种看法是,互联网金融不仅降低了老百姓的理财门槛,提高了小投资者的收益率,还倒逼传统金融机构作出创新,应以鼓励为主,监管不宜过于严格。

  今年“两会”期间,一些委员和代表,尤其是来自传统金融行业的资深人士,都呼吁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中国银监会前副主席蔡鄂生都表示,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至今,需要有规则对其监管。

  但一些学者和企业家则认为,互联网金融需要监管,但更要保证其有足够的创新空间。比如,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就认为,互联网金融有许多创新因素,也难免会出现问题,要不断在发展和规范中权衡,大方向上则需要侧重发展创新。

  从目前的政策信号看,中国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仍持有开放、鼓励创新的态度。过往,传统金融行业利用垄断优势,获得超额利润,决策层适度放开金融业竞争、让利部分银行垄断利润,对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起到积极作用。不过,政府鼓励新鲜事物并不等于放任其自由发展,给予互联网金融发展空间的同时,也保持足够的关注度,犹如在其头上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出格”、越过红线,相关监管政策随时出现。

  事实上,监管者已经开始行动了。本周中国央行叫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被很多人解读为监管方和互联网金融的首次交锋,未来监管可能还将更加严格。

  我们既不能过分夸大互联网金融的短期影响,也不能低估它带来的长远变革能力。对其监管的重点在于避免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让现有金融体系更活跃、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国首次真正的债券违约暴露了中国金融风险,与此同时资金紧张的中国地方政府今年将有4000亿美元债务到期——整个局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场随时可能发生的巨大事故。

  不过,最近几天发生的事令人奇怪。人们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担忧非但没有引发一轮违约,反而使地方政府在财务上更加安全了。

  地方政府融资公司发行的债券(长期以来这类债券被视为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巨大问题凤凰彩票网站之一)受到中国国内投资者和经纪商的青睐。这导致各省市政府的信贷成本下降,令他们更容易获得资金,以偿还到期债务。

  陷入困境的太阳能电池制造商超日太阳能(Chaori)本月未能如期支付利息,构成当代中国债券市场首次真正的国内违约。这次违约被视为政府终于允许企业倒闭的征兆。分析人士预计,投资者将开始在债券市场的借款人之间挑挑拣拣,抢购安全而低收益率的债券,并向风险较高的企业要求更高的收益率。

  然而这种预测未能抓住中国金融体系的政治现实。这个现实就是,中国政府对经营状况不佳的民企和国企会区别对待:让前者违约,但不会让后者违约。

  穆迪(Moody’s)信贷官钟汶权(Ivan Chung)表示:“人们相信,如果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LGFV)违约,就可能出现连锁反应。因此他们认为政府会采取措施,不让此类平台在现阶段倒下。”

  上海一家外资银行的一位固定收益产品交易员表示,市场已不再担心地方政府债务,“此类债务已变成安全避风港”。

  地方政府五年期AA级债(地方融资平台发行方最常见的评级)的收益率已从1月20日8.07%的创纪录高点下跌72个基点,如今徘徊于接近4个月低点的水平。

  随着央行放宽流动性状况,过去几周中国债券收益率总体出现了下跌,不过,地方政府的获益超过了大多数人的获益。地方政府AA级债券与最高评级的中央政府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距收窄逾50个基点,说明投资者认为地方债务比过去更安全了。

  过去一周,中国国内顶级经纪商已建议其客户加大对地方政府债券的敞口。国内经纪商国泰君安(Guotai Junan)表示:“如果地方政府债券的价格出现短期下跌,那将是投资者入场的好时机。”

  中金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也持相同的观点:“如果说发生了什么变化,那就是认为带政府背景的企业风凤凰彩票平台险较低的观点得到了强化。”

  对地方债券这种乐观看法的出现,正值中国的紧要关头。去年底的一次官方审计显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已激增至17.9万亿元人民币(合2.9万亿美元),比2010年上涨了70%。这其中逾40%的债务在今年年底前到期,届时中国将迎来还债高峰期。

  今年1月,地方政府承受的压力十分明显。湖南省怀化市曾发行一只票面利率为8.99%的中期债券,对于地方债券来说,这一票面利率之高创了纪录。然而,3月初新发行的债券,如吉林铁路(Jilin Railway),已成功地将票面利率降低逾100个基点。

  这种现象促使地方债发行激增,而市场对地方债的需求也相当强劲。根据数据提供商万得(Wind)的数据,今年1月中国地方政府只发行了70只债券。自那以来,债券发行速度翻了一番,仅2月底到3月初的两周内就发行了82只债券。

  华融证券(Huarong Securities)的分析师们上周写道:“债务滚转的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

  不过,目前仍有几只中国债券注定会面临问题,这些债券来自一系列产业。餐厅连锁店湘鄂情(XE Flavour)由于去年盈利萎缩,今年2月该公司债券被降级为A级。上周,中国官方报纸《证券日报》(Securities Daily)曾问道,亏损的风力发电企业华锐风电(Sinovel)是否会成为第二个超日太阳能。同时,在太阳能电池制造商天威保变(Tianwei Baobian)连续两年报出亏损之后,该公司发行的债券上周被暂停公开交易。

  不过,就政府对违约的容忍度而言,天威的遭遇或许也有启发意义。与超日太阳能不同,天威的控股方是中央政府拥有的一家企业。去年超日太阳能被停牌时,其债券已被降级两次,只比垃圾评级高了三档。而天威尽管被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其政府背景却令其债券保住AA评级,比顶级的AAA级只低两档。

  上述固定收益产品交凤凰彩票官网易员表示:“评级反映了天威的政治地位,而非财务状况。这仍是观察中国各种情况的准确方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