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破破的桥:伊朗全国性暴动的背景-墙外楼

  这次伊朗的全国性暴动(从第三天起已经从抗议发展为暴动)的背景当然是国内矛盾深重。但发展过程还是应该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第一天的小规模抗议发生在什叶派的圣城,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起因并不是反对神权,而是指向鲁哈尼。鲁哈尼在伊朗一向被视为温和派和改革派,特别是在2013年的总统竞选中,以碾压性的优势击败了其余5个神棍竞争者。这被视为伊朗从原教旨软化的迹象。鲁哈尼也是多次与奥巴马谈判,改善美伊关系的先锋。这个抗议的口号是反对鲁哈尼治下的经济困境和政治腐败,但背后的目的是希望强硬的神权派上台,洁净世俗政治。

  初期的抗议,看起来貌似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及其背后的那些神权领袖们,是无害甚至有利的。如果阴谋论一点,可以说不排除是他们自己发动的。这个事情原本只在媒体中占据了很小的角落(见我第一条相关微博,提醒大家在此事上投放更多注意力)。

  但情况变化太快,事态在第二天就丧失了控制。抗议活动席卷了伊朗全国各大城市,态度也发生了180度转变,打倒鲁哈尼的声音小了,人们直指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并焚烧了领袖的大幅画像,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从口号看,人们更多地指向革命卫队这些年在黎巴嫩、也门、叙利亚、伊拉克“输出革命”的行为。比如在叙利亚,伊朗要维持什叶派武装和真主党的投入,至少养活4万人的军队(现在可能已远超于此),还要常年援助阿萨德。人们认为,这种行为才是经济凋蔽的主要原因。而革命卫队在国内拥有各种特权,同样野蛮、腐败,深入骨髓。比起世俗官员,人们对他们更加痛恨。而积极参与各处战争,死伤惨重,又严重削弱了革命卫队的力量。

  第三天,由于零星的镇压,导致死伤,抗议已经转变为暴动。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甚至包括原本对政治冷感的女性。等于是各种诉求混在一起了。无论这场运动最后是否成功,伊朗的神权统治可以说是真正被动摇了。

  尽管这场运动的规模不及2009年,但是人群组成上发生了变化,各个阶层都参与了进来。运动目标也发生了变化,变得更为彻底,直指哈梅内伊。我认为是今后大变局的开始。即便最终被镇压下去。

  —

  在首都德黑兰,示威者攻击了一座市政厅。当局已经切断了德黑兰市的手机网络。 警民的冲突已造成两人死亡,数十人被捕,但是多地警察在示威者的辱骂声中撤离现场,并拒绝了进一步镇压的命令。有官员已经开始逃离伊朗,奔向国外,怕晚了走不掉。 #竟无一人是男儿

  从伊朗传来的现场图片影像看,鲁维尼政府没有及时清理低端人口,以至于酿成今日大祸。可以想象,你国在新的一年里清理低端人口将更加积极残酷,2018可能成为消灭贫困人口年。如果你的收入在平均数以下,那么你要当心了。习维尼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伊朗这事说明没有自信不要随便发动群众,一开始是保守派组织抗议撤销头巾的爱教护教游行,现在发展成了反对神权专制的暴动,据说警察军队还抗命不镇压骑墙看戏。果然不能随便玩火啊。所以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天朝通常都不给上街,只需要你闭嘴就好了,五千年的政治智慧结晶。

  伊朗政府应对政情舆情波动缺少经验,这时候直接关闭网络只会导致人心惶惶,而是应该放出小嫩绿四处跟帖回复:不喜欢伊朗为什么不滚出伊朗?非要给政府添麻烦?霍尔木兹海峡又没加盖。(5里亚尔月结,大约8点20发,括号里的不要)

  去年年初莫迪搞废钞还记得么?搞得偏远地方的印度农民买不到种子化肥,今年印度大米减产2%,印度小麦原本是出口的反而需要进口。世界粮食价格猛涨,伊朗买不起玉米喂鸡,鸡蛋涨价,人民上街。也许这就是蝴蝶效应吧。对了,上个月有个东方粮食大国顾头不顾腚,截流了生产化肥的天然气去保障冬季取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傅友德

  哈哈哈,伊朗之乱可以说打了包括 @赤坂凌太郎 在内的很多朋友脸咧,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可以说键盘必被打脸,但这件事确实有点出乎意料。

  此前,我们都估计,在伊朗和沙特的较量中,沙特会率先垮台。这一方面是因为伊朗在较量中正处于上风,目前已经打通了什叶派走廊;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伊朗的统治集团(即教士)内部似乎比较民主、团结,撑过了2009年的大规模抗议,而沙特则不但群雄割据,而且继承法一团糟,似乎八千王之乱可期。

  结果,沙特暂时还在萨勒曼太子铁腕统治之下,伊朗反而爆发了大乱。

  伊朗大乱最初是由保守派发动的。

  保守派代表封建顽固派利益,反对洋务,对外主张强硬,倾向于输出伊斯兰革命,其在国内的主要后台是伊斯兰革命卫队。艾哈迈迪.内贾德时代,伊朗保守派打着封建社会主义旗号上台,结果原子弹没搞出来,反而整得全国民穷财尽,让统治阶级内部的诸多教士也不满革命卫队势力了。在这些人的鼓噪下,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支持鲁哈尼率领温和保守派从保守派里分裂出来,与改革派(洋务派)合流,击败保守派上台,同美国签订了伊朗核协议,解除了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保守派在叙利亚、也门、伊拉克、黎巴嫩、阿富汗等国的干涉行动,则反过来提高了鲁哈尼政权的威望,结果替人做了嫁衣裳:鲁哈尼获得了连任。

  抗议最先发生的马什哈德是伊朗的第二大城市,也是什叶派圣城(系伊玛目阿里.里扎殉道之地),还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故乡。该城位于保守的呼罗珊省,是伊朗保守派的大本营之一。12月28日的抗议,最先就发生在这个城市,以及附近的内沙布尔等城市,诉求是打倒鲁哈尼政权。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一系列抗议是由保守派发动的,目的可能是抗议鲁哈尼政权最近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包括不再严查德黑兰妇女戴头巾)、腐败问题(鲁哈尼重启了大规模私有化进程)和经济失败(高失业率、高通胀等)。

  保守派在伊朗对外获得节节军事胜利的时候发动这种抗议活动,似乎是一种绝望之举,可能是害怕自身在伊朗政坛上被彻底边缘化,也可能同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死后的权力继承有关(哈梅内伊已经身患癌症多年,随时可能归真)。至于基层民众响应其号召的直接理由则似乎是当地有一家非法集资平台倒闭,之后长期无人赔偿储户的损失(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此事似乎是内贾德的锅)。

  不过无论保守派的初衷是什么,游行很快脱离了其控制。

  大量具有狂热波斯民族主义倾向的皇波青年涌入了队伍,并且篡夺了游行的领导权,打出了“毛拉滚出伊朗!”、“安息吧,礼萨汗(巴列维王朝第一任君主)!”、“我们要为伊朗而战,而不是为了加沙和黎巴嫩!”等口号。随即,流亡在美国的巴列维王室成员发推表示支持。

  至此,巴列维王朝余孽和极端民族主义者们劫持了游行示威。

  但是这些人也未能得意多久,参加游行示威的人越来越多,提出的口号越来越偏向经济方面。主要诉求是反对伊朗的对外战争,主要口号包括“别关心叙利亚,多关心我们!”等等。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因为非法集资平台倒闭后当局没有解决大量损失惨重者的生活困难。

  可见,参加游行示威的一般群众以自己的切身诉求代替了保守派和巴列维余孽的政治要求。

  12月29日,游行示威从东北部呼罗珊诸省蔓延到西部的库尔德斯坦、卢里斯坦、阿塞拜疆、克尔曼沙阿等诸省。

  这一阶段,示威重新政治化,自由主义者、(少民)民族主义者和泛左派加入了示威队伍,格瓦拉的头像也出现在游行队伍当中。群众的口号中出现了“打倒伊斯兰共和国!”、“哈梅内伊滚出伊朗!”等激进言论,矛头直接对准了伊斯兰共和国及其最高领袖。

  大量妇女参加了游行,有一位妇女公开脱去白色头巾,作为旗帜挥舞,迅速成为了示威的象征。

  到这一阶段,伊斯兰共和国当局方面依旧反应迟钝,可能是保守派和温和派依旧扯皮的缘故。

  同日,美国宣布声援抗议者。

  12月30日,本日游行蔓延到了首都德黑兰,大学生们封锁了校园。

  这一阶段,伊斯兰共和国一方面出动3000支持者在德黑兰举行支持鲁哈尼的反游行,一方面也终于开始出动军警镇压。然而,护法部队(警察)中却有大批成员拒绝向群众开火,国防军的态度也不稳。因此,当局只得派出革命卫队(包括巴斯基民兵)换装成警察模样,前去镇压群众。

  在卢里斯坦、克尔曼沙阿、德黑兰等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军民冲突。巴斯基民兵打死多名青年示威者,示威群众也还以颜色,至少打死一名巴斯基民兵。被镇压激怒的群众将和平的示威游行转化为暴动,袭击和焚烧了多地的检察厅乃至市政府。

  同日,许多正在伊朗库尔德斯坦省从事游击运动的库尔德政党也宣布将武力支持抗议者。

  12月31日,本日冲突继续扩大。

  示威群众在各地纷纷组织临时权力机构,来协调各派示威群众,共同对抗伊斯兰共和国,并从当局手中接管权力。青年知识分子在其中掌握了领导权,就像1979年伊斯兰革命的最初阶段一样。

  另一方面,伊斯兰共和国采取了掩耳盗铃的措施,大肆报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新闻,似乎想以此来粉饰太平(估计效果适得其反,因为他们竟然在播放以色列人抗议内塔尼亚胡……我怀疑电视台工作人员都是飞碟233)。同时,暗中调集更多部队前去镇压示威,手段从水龙、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升级到了真枪实弹。示威群众则以纵火焚烧镇压部队据守的大楼来对抗,搞得狼烟四起。

  综上所述,伊朗这一轮的动乱是由统治集团内斗引爆的社会变革。最初,抗议者是保守派教权主义者,诉求是打倒鲁哈尼,实现统治集团内部权力再分配。但很快运动发生变化,各方势力纷纷加入运动,提出不同诉求。目前,运动的主流诉求是打倒伊斯兰共和国、停止干涉周边国家的战争、恢复和重建伊朗的经济。不过凤凰彩票平台,由于这个运动是不同的反对派共同发动的,因此其动向随时有可能会发生变化,值得进一步关注。

  至于这个运动是否能够推翻伊斯兰共和国?现在还难下定论。伊斯兰共和国之前反应迟钝,可能同统治集团内部特别是其高层的内斗有关。但随着抗议的发展,特别是将矛头直接对准伊斯兰共和国本身,当局的镇压势必会不断升级。极端情况下,革命卫队的铁蹄可能将直接踏入德黑兰。在这种情况下内部分歧同样严重的抗议者能否坚持下去?这将考验抗议者的组织能力。

  另一方面,即便毛拉政权真的不堪一击,自行瓦解,谁将获得新政权也将是一个问题。如果真让巴列维余孽的皇波获得政权,那么可以肯定将会有一场大规模的内战爆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在伊朗民众连续三日示威抗议且两名示威者丧生两百多人被抓之后,伊朗当局警告反政府示威者“将付出代价”。不过,伊朗总统鲁哈尼周日晚间发表讲话称,人民有权示威并且批评政府,但示威行动不能发展为暴力。

  伊朗国家电视台转播伊朗总统鲁哈尼周日晚间在内阁会议上的讲话。鲁哈尼称,他的国家应该提供“一个场所”,让人民能够表达他们日常的不满和担心。鲁哈尼同时严厉谴责“暴力和破坏公共财产”的行为。鲁哈尼称:“批评,完全与使用暴力不同”。他说,“我们积极地接纳批评,甚至愿意为批评和合法的抗议包括示威创造条件”,鲁哈尼保证:“这是人民的权利”。

  几日来,社交网络广为传播着成千上万民众反对政府、不满经济困境在伊朗全境示威的画面,官方媒体也播出示威者画面,不过,称烧毁伊朗国旗和攻击公共建筑的示威者是“反革命”。伊朗内政部长警告此类人物将被送上审判台,将为此“付出代价”。当局限制使用社交网络,担心反政府活动扩大。

  这是伊朗自2009年反对保守的内贾德政府以来最重要的反政府示威,那次示威最后遭到严厉镇压。

  这次示威周四在伊朗第凤凰彩票平台二大城市马什哈德爆发。示威活动目前在伊朗全国仍然有限,但当局承认“到处都有”。

  星期六晚间,在德黑兰,大约200名示威者被拘捕,在德黑兰大学区,警方动用催泪弹驱散拒不屈服的示威者。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尼自爆发示威以来一直沉默。但是伊朗当局仍有相当民众支持,星期六,当局动员数万人上街反游行,向反政府民众提醒周六是当局在2009年终结大规模反政府示威的纪念日。

  星期天,数以千计的德黑兰大学学生一边游行支持政府,一边揭露“腐败和生活昂贵”。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日发推支持伊朗反政府示威,赞扬伊朗人民最终明白了自己的财富是如何被恐怖主义劫掠而去的。伊朗总统鲁哈尼则反讥道:特朗普视伊朗人民为恐怖分子,因而失去了同情伊朗人民的资格。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