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肝脏移植》杂志终身禁止浙江大学郑树森等论文-墙外楼

  国际权威学术期刊《国际肝杂志》近日决定,由于作者无法提供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该杂志决定撤销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树森院士等人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并终身禁止发表浙江大学郑树森院士的论文。

  9e5389bbjw1fc24f7fdfbj21a40ms10c凤凰彩票网站9e5389bbjw1fc24f7fdfbj21a40ms10c

  —

  国际权威的移植专业期刊《国际肝移植》(Liver International, LI)近日决定终身禁止发表浙江大学郑树森等人的论文,再次将使用非法器官用于学术研究的中国器官移植专家置于良心的拷问之下。

  据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2月6日在其网站的报导,澳洲悉尼麦克利大学临床伦理学教授罗杰斯(Wendy Rogers)联名大学同事,在1月30日致信《国际肝移植》杂志社,要求取消该杂志2016年10月网上发表的来自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和副主任医师严盛的论文,因为“缺乏可信的证据证明器官的来源符合道德伦理”。

  收到投诉信后,杂志社通知作者提供可信的证据证明器官来凤凰彩票官网源,但在2月3日的最后期限到来之时,作者却没有任何回应。杂志社因担心“其安全肝移植研究所依据的数据,来自死囚的器官”,因此决定取消发表。该杂志同时决定终身禁止(life-long embargo)采用郑树森和严盛这两人的投稿。

  —

  Science:院士被撤稿,并终身禁止发表论文!原因竟然是……

  近日,Liver International杂志出自于对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郑树森的肝脏器官移植(尤其涉及器官来源可能来自于中国死刑犯)安全性数据的担忧,因而决定撤回其于2016年发表的一篇旨在研究肝移植后脂肪变性的严重程度及其他危险因素的文章。

  这份有争议的文章分析了563例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份中国一个医疗中心进行肝脏移植患者的预后状态,其研究结果认为与M0期肝癌患者相比,M1和M2-1期的肝癌患者在接受肝脏移植后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且脂肪肝患者器官移植的安全限制可扩展至40%。

  尽管该文章的作者否认使用了死囚犯的器官,但是在澳大利亚的麦考瑞大学的临床伦理学家Wendy Rogers及其同事与1月30日寄送给该杂志编辑的信中陈述了该文章缺乏保证这些肝脏器官是由死囚犯自愿捐献出进行移植或医学研究的相关符合伦理的证据后,该文章就被撤回了。

  Liver International杂志主编Mario Mondelli指出,该研究的两位作者郑树森(曾在2013年获得何梁何利基金资助的科技进步奖)和严燕曾试图通过电子邮件向他保证,研究中所利用器官均来源于心源性死亡患者自愿提供的器官,并没有使用过死刑犯的器官供体。但是两者均没有对来自ScienceInsider的评论做出回应。

  因没有获得有关器官来源的进一步证据,Mondelli说,该杂志要求作者所在的研究机构在2月3日前提供有关移植器官并非来自于死刑犯人的正式文凤凰彩票网站件,然而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另外,Mondelli补充道,这份原始研究及其相关信函(文章撤回声明)将在最新的印刷版本进行出版,而且该杂志以后将不再接收该作者发表相关文章。

  去年,Roger和他的同事们也曾呼吁the Journal of Medical Ethics杂志撤回另一篇论文,并认为这篇文章曾对中国器官采购进行了非常“积极”和“洗白性”的描述,但是在此情况下该杂志只是发表了一篇冗长的更正文章报道,并没有将文章撤回。

  据浙大医学院官网介绍,郑树森教授是我国著名的器官移植、多器官联合移植及肝胆胰外科专家,领导着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提供全方位医疗诊治服务的肝胆胰外科中心。郑教授1993年开展浙江省第一例肝脏移植,截止2012年1月,已经成功施行肝脏移植1080例,良性肝病移植后1年生存率达到95.2%。同时开展多器官联合移植,施行肝肾联合移植25例,为国内移植数量最多,其中最长生存已13年,创国内存活最长记录;施行胰肾联合移植,现最长存活18年,目前患者肾、胰功能均正常,创亚洲最佳纪录。

  —

  器官移植那点儿事

  2005年,在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区会议上,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代表中国政府第一次承认中国的器官来源依赖于死囚,并承诺尽快从法律上规范器官移植和捐献,被国内外媒体誉为中国器官移植领域的重大进步。

  2007年3月,国务院发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自2007年5月1日起实施。这一条例的发布,预示着中国在人体器官移植领域渐渐走上法制化轨道。

  2007年之前,在中国有个说法,很多救护车守在刑场,当死刑犯被执行后,这些医生护士就赶紧提着装备到这些死刑犯前,将他们的尚有温度的尸体剖开取出有用器官,有时候甚至这些死刑犯虽被执行枪决,但还在地上挣扎没有死去,也就被生生地开膛破肚了,其场面,颇为惨烈。

  2014年12月,在昆明举行的全国移植大会上,时任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宣布,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全面停用死囚器官。

  2015年10月,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全球器官捐献移植大会上,中国正式加入器官移植国际组织。

  2016年8月18日至23日,第26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在香港召开。黄洁夫受邀做了《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改革之路》。黄洁夫介绍说,中国2015年完成器官捐献2766例,捐献大器官7785个,超过前两年捐献数量总和。2015年,中国器官移植10057例,占全球总数的8.38%。但是西方社会更关心的仍然是中国死囚器官移植是否有效遏制的问题。

  2016年10月,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印发人体器官移植医师培训与认定管理办法等有关文件的通知》。明确了人体器官移植医师定义、国家和省级卫生计生委职责、人体器官移植医师执业资格认定标准及流程、监督管理要求、军队人体器官移植医师执业资格认定的规定、人体器官移植医师培训基地基本条件,规范人体器官移植医师培训。

  —

  这有啥。。。之前认识一个省级项目的领头人,我和他讲项目的伦理道德评估是怎么做的,

  他表示不存在伦理道德问题(问题是你特么的项目里有几百号受试者啊)。

  知情人谁来解释一下,这算不算是欲加之罪?

  算,但是国内涉及人的时候,普遍不重视或者完全没这个概念是常见现象

  算也不算,这个鬼佬自己管的很严格的,从政府到研究机构到医院,从课题开始就各种ethic review,事情一堆一堆的,麻烦的简直想死

  呵呵,白皮虚伪又一例证罢了

  731在看着你呢,白皮

  器官嘛,还是那些老生常谈。

  石井四郎几篇sci,多少影响因子我看看

  包庇石井的白皮的医学发展有没有受石井研究的影响?

  为什么单独挑一个杂志社出来?又是多党轮替那一套上一任的事情找上一任,这个杂志社的就伟光正了?

  我说白皮,就是种群,谁包庇了石井一行人谁为731负责

  白皮自己也很严格的啦,很多实验阻力很大,也给了我们赶超的机会,大不了以后不发这期刊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ethic issues

  这东西就是白皮先搞出来的嘛,白皮教写论文的时候,这玩意占了论文开题报告的1/3呢

  教的时候例子用的还是几个出名的白皮搞的什么按按钮电人的那几个例子。。。

  他们研究都爽过了,就不许别人爽咯。。

  要这么说,白皮医生唯利是图,工作效率低下,拒绝履行救死扶伤的崇高义务,违反了人类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基本伦理道德

  给死囚自由选择,如果捐献器官可以给指定亲友一笔钱补偿,这样都不行只能说矫枉过正了。

  按白左逻辑,报警不如挂微博是不是应该撤掉所有警察。过去中国90%的器官来源于死囚,取消捐献后害死多少急需换器官的病人白左大概也不知道吧。

  反正比起正常人它们更关心精神病人、罪犯、绿绿的人权

  前三排都承诺不用死囚器官了。。。就别洗了

  中央钦定全面停止利用死刑罪犯器官器官 你比从基层干上来的领导聪明?

  再怎么样,郑树森也是中国肝脏移植第一人…… 不能发表论文就发其他杂志呗,到他这个级别少几篇Science不是什么事,投别人去。就是他的学生稍微麻烦一点嘛

  并没有什么用,首先他已经是院士了,属于被约稿的类型,其次只关注他的技术的话,多得是形式可以发表。

  到了他这种级别不发国际上的paper又能咋么,我这个专业的某个顶级学者,因为某些事评院士都黄了,也没见对他的地位和研究有什么影响。更别提这位已经是院士了吧

  我觉得吧,死囚就应该拿来做移植,生命的权力都剥夺了,还管死后躯体的干嘛。这些死囚都是十恶不赦的人,死后让自己的罪恶之躯有点用处,是对他们的救赎。

  特别是我国极其缺乏器官,有数据说每年有150万的人需要器官移植,但只有1万人能够有器官进行手术,在这种背景下,盲目的取消死囚器官移植,看上去是人道了,实际是对公民的不负责。而且禁止死囚器官移植后,器官将更加紧缺,势必导致黑市交易增加,造成更大的社会伤害。但是这都没办法,谁让社会都被西方的舆论影响了呢。。

  主要是这种做法本身也不合法,法律判死刑犯枪毙可是没判死刑犯摘器官啊。这可以算是地方执行私刑了,虽然从结果来说是做好事,但是不规范的话很容易引发其他严重后果。

  因为如果某重案嫌疑人的器官和某个当权者配型成功,他被处决的概率就变得很高了即使他冤枉。

  经过大量样本排查,你的器官和某领导的排斥反应最低,恭喜你成为该领导的活体器官提供死囚。啥,不是死囚?稍等一下,好了,现在是了。

  如何处理死者尸体当然跟死者本人没关系,但是跟他们的家人及朋友有关系。就跟葬仪其实是为活人办的一样。

  一个人再坏,也有可能有点好处被他的身边人惦记。更何况国内有一大堆判死刑的罪都跟侵犯他人人权无关,并非所谓十恶不赦,也就是最近几年才废除了部分。

  我这种弱鸡发一篇ieee transaction都费尽心机,还不是想占别人的光,但这级别的根本无需沾光,朕既是实力,网络出版照样影响力惊人。

  科学杂志就不能只谈科学,道德伦理让别人去谈么,中国就是各种腐朽的封建思想,不能去损坏人体(很奇怪,各种酷刑却又玩得溜),结果从来就没发展起来过外科

  731的那些医生也是这么想的 你和他们互相理解了哟

  如果不顾及道德伦理科学家可以做出一堆让人SAN值狂掉的东西,也不太利于科学家在普通人眼里的形象。

  科学研究遵守人类伦理是基本的道德和常识,科学杂志发表文章不仅需要遵守人类伦理,涉及到动物实验还要遵守动物伦理和动物福利。

  器官来源是个证明,来源符合道德伦理是个证明,道德伦理是个证明还是白皮自己的标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